潘潇岳母出行只坐头等舱

  被控受贿罪昨日过堂 供述收受50余万元 潘潇岳父因受贿罪已被判8年

  广州市花都区原区委书记、区人大主任潘潇因犯受贿罪已于去年12月被广州市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昨日,他的岳母王梅举也因涉嫌受贿罪在天河区法院受审。根据庭审,潘潇的岳父已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此案将择日宣判。

  王梅举目前被取保候审

  昨日的庭审定于14时55分开庭。由于王梅举目前是被取保候审阶段,14时40分许,王梅举便在女儿――也就是潘潇的妻子等亲人陪伴下来到法庭外守候。

  昨日的庭审由于是再次开庭,持续时间很短暂,仅用时不到5分钟。公诉人提交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判决书显示,潘潇的岳父金伟新因伙同潘潇收受贿赂已被判有期徒刑8年。

  公诉人还出示了另一份广州市检察院的情况说明,该文件显示,2011年6月初,广州市检察院在办理金伟新涉嫌受贿案件过程当中,金伟新主动供述,他与妻子王梅举收受广东大昌行喜龙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贿赂,之后,广州市检察院多次向王梅举取证调查,王梅举多次供述收受50余万元。广州市检察院经过调查于2011年7月19日提起公诉。

  对于检方出示的证据,王梅举轻声回答说,她在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前,就已经向广州市检察院等交代了有关事实。

  王梅举的辩护律师则指出,金伟新的判决书第二页认定事实部分说得很明确,是被告人金伟新伙同同案人潘潇经合谋后收受李某贿送的钱物,并没有谈到王梅举,因此金伟新的判决书与该案没有关联性。

  针对广州市检察院出示的情况说明,律师认为,该情况说明恰好说明王梅举是在被立案侦查之前就已经向办案机关如实供述了相关犯罪事实,应该认定为自首。

  借“流金山庄”一同受贿

  在潘潇案中,许多行贿者都与其私人别墅“流金山庄”的建设有关。这座山庄位于广东清远市佛冈县汤塘镇石门村,该宗土地没有向当地国土部门办理建设用地的报批手续。

  据潘潇说,当初设立山庄是基于“岳父母想找个地方赚点钱”。这座山庄由金伟新负责管理,“消费群体是亲戚朋友”。

  据此前的媒体报道,2005年,经潘潇介绍,他的岳父金伟新以每年1万多元的价格,租下该村一块39.3亩的林地及田地而修建,租期为50年。山庄内一应俱全,有天然温泉池、岳飞饮马槽、桑拿K房、价值约20万元的美国山茶花等。

  根据此前广州市检察院对潘潇的指控,2005年年底至2008年12月,为广东大昌行喜龙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租赁花都区交通局场地和竞选花都区人大代表提供帮助,潘潇伙同其岳父金伟新、岳母王梅举共收受李某以出资建设流金山庄工程、购置物品、银行存款、支付现金等形式贿送的财物人民币2255891.14元。

  潘潇是在广州市原芳村区任职时认识李某的,当潘潇到花都区任职时,李某在花都也有投资。

  潘潇曾称,李某在花都有投资意向时,曾向他提出想当区人大代表,潘潇也同意推荐李某。当获知有代表名额后,潘潇便推荐了李某,经人大常委会研究后,李某如愿当上人大代表。(记者 林霞虹)

  新闻延伸

  娇妻和岳母 住豪宅穿国际名牌

  潘潇在剖析自己蜕变时说:“为家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客观地说,我最后的这段婚姻是我变化的开始。”

  潘潇至今经历了三段婚姻,三任妻子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有分量。第一任妻子是一名“校花”,第二、第三任更出自“美在花城”的选美小姐,貌美如花。现任妻子比潘潇小24岁。

  要么妻子离他而去,要么妻子把他当作“摇钱树”。如何才能稳住娇妻的心,让潘潇费尽心思。

  在第三段婚姻中,为赢得娇妻的欢心,潘潇对其百依百顺,放任年轻的妻子和岳母入住珠江新城豪宅、身穿国际名牌、出入豪车代步、出游非头等舱不坐。

  为了满足家人过豪华生活的经济开销,潘潇开始利用手中权力和职务影响力为家庭谋私利。

  通过“流金山庄”,潘潇开始了单独或伙同亲属大肆收受他人以“帮助”流金山庄建房、装修、购置物品等方式贿送的巨额财物,收受他人以“工资”、“租金”、“节日慰问费”等方式贿送的金钱。

  亲属收他人钱财来者不拒

  山庄建成后,潘潇安排岳父负责山庄日常经营和管理,岳母负责财务管理,自己幕后指挥、策划、联系“投资”商及客户,并要找他办事的人直接找其岳父。

  潘潇心里十分清楚,稳住几乎和他同龄的岳父“大人”对维系这段婚姻的重要性。

  潘潇以“流金山庄”为载体,通过推出“会员”、“永久会员”、“转让股份”等系列敛财计划,开始了他的大贪特贪历程。

  想与潘潇搞好关系、想讨好潘潇的人,就像猫儿闻到了鱼腥,很快就嗅出了当中的味道。他们以帮助山庄建设、投资山庄等的名义蜂拥而至,实际上是通过建房子、搞装修、购买设备等来行贿潘潇;甚至以发工资、返回租金等名义源源不断地把现金送到在“流金山庄”打理日常事务的潘潇的岳父手中,进而得到潘潇在承揽工程建设项目等方面的照顾。

  对他人通过各种各样手法贿送自己钱财的事,潘潇心里十分清楚,由于贪念作祟,他不仅没有拒绝,甚至怂恿家人拿别人以各种形式贿送的钱财。

  因此,送钱给潘潇的人在送钱送物上更加明目张胆,潘潇亲属收他人钱财时更是来者不拒。(《廉洁广州导报》 记者汤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