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网上出现一则传言,说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前局长安家盛及其夫人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又有爆料者称安家盛是开车装着4000万现金,到纪委投案自首的。由于安家盛已于2008年卸任国土局长一职,并非现任厅局级官员,所以有关部门并未在第一时间通报相关情况。长安街知事获悉,虽然具体细节有点儿出入,但安家盛确实已经“进去”了。北京市政协日前免去了他的特邀委员资格。

王岐山曾经的老部下

  安家盛长期在北京核心城区东城区工作,在担任区委常委、办公室主任一职多年后,调入北京市委办公厅任副主任,后提升为市委副秘书长。长安街知事得知,长年从事党务工作的他在年过五旬临近退休时,很想到政府部门一试身手。他说,“当时我确确实实是想了解点经济工作,抱着学习的态度去的。”2004 年,安家盛被任命为北京市国土局长,当时给他“发聘书”的是来京工作不久的北京市长王岐山。

  安当局长那几年正是房价逐步走高、房地产业迎来大发展的时期。2005年,北京土地供应总量为6500公顷,其中商品房用地为1750公顷; 2006年土地供应与2005年持平,但商品房用地比上年有所减少,且土地出让方式从拍卖转向招标;2007年土地需求旺盛,但土地闸门却不断收紧,甚至出现了“地荒论”,房价不断上涨……在这种环境下,说国土局长是开发商的上帝也不为过。

铁面书记不会网开一面

  后面的剧情老套,与许多未抗住诱惑的官员一样,在房地产业大发展的几年里,安家盛见识了形形色色各种奢侈腐败,并在金钱攻势下“湿了足”也“失了身”。行贿的地产商先是多次提出要在郊区给他买一套别墅,被他拒绝了。后来直接用拉杆箱装了200万现金过来,这一次他收下了。于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事后他悔恨地说:“我要这钱干嘛呀!”确实,这钱一直就没花(至于干什么用了,后面还有彩蛋)。

  2008年,已到60岁的安家盛退居二线,到市政协担任城建环保委副主任,直至干完一届2013年完全退休。这时候形势发生了变化,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上台,反腐治贪如火如荼。曾经的老领导王岐山执掌中纪委,连出重拳惩治腐败。安家盛从担心、惶恐变成了害怕、悔恨,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他知道,虽然与王岐山共过事,但“铁面老王”是不会对任何违法违纪者网开一面的。

  今年初,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斯鑫良落马,此前他曾担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而那时的省委书记,正是习近平。但那又如何呢?安家盛后来说,看看落马的周、薄、徐、令就知道,这一届党中央是动真格的了!

七年之痒后利剑落下

  长安街知事曾经报道过,今年初,曾担任过昌平区委书记的佟根柱,因涉嫌违纪违法被撤销北京市政协常委和委员资格。此消息传出,安家盛彻底垮了。佟根柱也是在2008年卸去区委书记职务,到市政协担任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佟根柱是过了7年被查,我也到了第7年。”安家盛感到达摩克里斯之剑已经指到了头皮。

  但情况从量变到质变发生在首都机场。春节前,不知底细的老伴看他整天精神不振,于是想和他一起出境旅游散散心,安没有拒绝。没想到在机场出境口,工作人员告知:按照国家有关部门指示精神,你不能出境!安家盛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

  2015年2月4日,立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最后呼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后,走进纪委传达室,告诉工作人员:麻烦您通报一声,就说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前局长安家盛前来投案自首!

贿款理财增值翻了一番

  4000万现金是多少呢?长安街知事发现,有好事的小伙伴曾经算过,1张100元面值的人民币重量约为1.15克,面积为119.35平方厘米,由此推算,1亿元人民币则重达1.15吨,体积约为1.19立方米。4000万减半,一个老人也搬不动。但为什么也不是200万呢?

  “这钱我一直放着不敢用,也不敢让家里人知道。后来想,放在那里白白贬值也不好,如果能够理财增值,以后被查时也算有个交代。”前国土资源局长确实是个理财好手,经过几年时间,上交的贿款已经比原始资金翻了一番。

——知事,你怎么看——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中纪委反复强调,维护国家法律和党纪政纪尊严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不管腐败分子跑到哪里,跑出去多久,都要一追到底,将其绳之以法。中纪委还敦促逃往国外的违法分子,迷途知返,投案自首,主动交代,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

  虽然罪过难免,但作为此轮反腐行动以来第一个投案自首的正厅局级官员,安家盛肯定会得到法律公正的对待。更重要的是,身在狱中的他不用再无时无刻处于惶恐不安之中了。这,也是一种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