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先后担任华夏银行副行长、北京农商银行董事长,现任北京市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的乔瑞,一个月前就传因涉嫌违纪被“双规”。北京时间7月24日,这一消息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会议上得到了确认。据悉,乔瑞因涉嫌受贿犯罪已经由北京市检察院向市人大常委会提出了采取强制措施申请。


  中国人民银行

  1954年8月出生的乔瑞即将年满61岁,他在2013年初还不到60岁退休年龄时,就辞去高薪的北京农商银行董事长来到人大,按惯例被看作是为了延长其工作年限。如果不出意外,他至少可以在人大财经委工作到63岁,后年正式退休。

  大陆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报道称,没想到他虽然离开了银行这一高风险区域,还是倒在了十几年前的一桩旧案上。

  乔瑞出生于中国传统“金融大省”山西,至今保留着浓浓的家乡口音。他曾历任国家外汇管理局计划处副科长、中央业务处副处长、外债信息处副处长、外债管理处处长、外资管理司副司长和管理检查司司长,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副行长、党委委员。2001年,赴华夏银行任董事、副行长、财务负责人、党委委员,主要负责信贷业务。根据华夏银行年报显示,乔瑞2006、2007、2008年在华夏银行的年薪分别为69.33万元、98.94万元、147万元。

  2009年春节前,乔瑞调任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直到2013年辞职。在他治下,2010年底北京农商银行完成了 134亿元增资扩股,原来7家老股东以及3家新股东以每股3元的价格参与了增资,大股东北京国有资本管理中心、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别达到 25%与15%。截至2014年末,北京农商银行总资产达到5,229.46 亿元,是全国资管规模最大的农商银行之一。在许多金融界人士看来,“乔瑞属于胆子比较大,也比较豪爽的金融干部。”

  长期担任银行高管的乔瑞,进入人大后角色转变十分顺畅,今年春节后还参加了人大关于“十三五”规划编制审议金融方面的调研。但在三月份前后,他突然以电话形式向市人大请了长假,从此再也没有来上班。不久以后,关于他被“双规”的传言就开始传播。但由于他的人大代表、专委会委员身份,纪委一直没有公布这方面的相关消息。

  据知情人士透露,乔瑞在人大的两年间比较低调,像他这样从市属国企高管转人大任职的厅局级官员不在少数。他比较特别的是工资关系始终没有转到人大,而是继续在北京农商银行领取,而且也没有享受人大配给的帕萨特级别的公车,而是一直自己驾驶一辆大众途锐高级SUV出入人大,但如果不是这次出事,这种情况也算不上特别,之前在人大也有这样的先例。

  报道称,最终击倒乔瑞的,是他2004年在担任主管信贷的华夏银行副行长时,违规批准了某公司一笔1,800多万元的贷款,并为此收受了该公司负责人提供的一套价值40万元的房屋及相关装修。检察机关目前认定的这一价格,基本也就是乔瑞半年工资,由此来看,“胆大、豪爽”的乔瑞在算廉政账的时候,显然不够精明。

  本次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会议“打包”处理了三名代表。另外两名为国企高管,分别是西城区选出的市人大代表曹景山和海淀区选出的市人大代表薛继连。曹景山原是大唐集团党组成员、大唐国际发电公司董事长、总经理,6月24日西城人大常委会已经接受了他因涉嫌受贿罪的辞职请求。薛继连原始神华集团副总经理兼神华能源公司副总裁,6月25日海淀区人大常委会接受了他因涉嫌受贿罪的辞职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