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吴振汉是中国首批32名“二级大法官”之一,也是知名的“儒雅法官”,曾在全国人代会上提出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和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的议案。最后却在爱情与亲情的私欲围剿中迷航翻船,11月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吴振汉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作为一名“儒雅法官”,吴振汉执法20多年来,处事谨慎内敛。1940年11月,吴振汉出生于湖南安乡县城美镇一个贫苦家庭,自幼勤奋好学。1998年1月,58岁的吴振汉高票当选为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吴振汉坐上省高院第一把交椅后,仍保持着知识分子清廉的儒雅形象。他的办公室后墙是一个硕大的书柜,装满了各类书籍。他上任第一天所做的工作便是对高院各个办公室的灯具进行统计,将多余的灯全部关闭。

  吴振汉的勤勉形象很快跃然纸上,媒体曾连篇累牍地报道他以大法官的身份亲自审案,还报道其著书立说出版《股民权利书》、《廉政手册》等书籍。后者成为湖南全省各级法院干警进行廉政教育的教材。一些亲戚指望他帮忙谋个好职位,他统统婉言拒绝,鼓励亲戚参加公平竞争。

  ●初尝甜头 “剩余价值”被妻子发现

  就在这时,身为一家银行主管领导的妻子李芝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一个朋友打算给她送皮鞋,李芝不仅答应收下,而且叮嘱对方“到最高档的商店去买”。不久,一家律师事务所的主任为了求吴振汉帮忙介绍案源,并让他在其代理的案件中“审判倾斜”,决定进行“感情投资”。他不敢直接向院长进贡,便找到李芝:“李姨,请你疏通一下吴院长,今后多多关照。”这名律师告辞时将一包东西放在沙发上,李芝心知肚明。这次她没有像过去那样虎着脸将送礼者轰走,而是笑容可掬地将客人送出门,然后关上门打开包,清点10万元崭新的人民币。

  吴振汉对妻子的所作所为一开始还蒙在鼓里,后来察觉情况“不对劲”是从枕边风开始的。一夜之间,做银行领导的妻子突然关心起法院审判工作,夜晚在床上向丈夫打探高院正在审理的一些案件的情况,并发表

  对这些案件的“看法”。吴振汉觉得奇怪,这些案件有些连自己都不知详情,夫人如何了如指掌,并且倾向性如此鲜明?

  ●照顾“情绪” 学会用职权打“擦边球”

  一天,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唐吉凯来到吴振汉办公室“汇报思想”,直截了当地说:“我干副职这么多年,无论从业务上还是资历上,都该转正了。”末了唐吉凯还加重语气说:“前几天我跟李姐(指李芝)谈过这事儿。”

  唐吉凯曾因主审过湖南第一女贪蒋艳萍一案而名声大噪。他之所以敢毫不避讳地上门“要官”,肯定有“情况”。吴振汉回家追问,李芝很坦率:“不错,我是收了唐副院长的10万元红包。”她还将上次收受律师红包的事也和盘托出。

  “你真是糊涂!”夫妻俩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在冷战僵持中,吴振汉决定与妻子深谈一次。李芝将《廉政手册》往地上一扔:“这本书还是留给你的部下看吧,别跟我玩这一套。”李芝这时道出了吹枕边风的心态:“你现在是副部级高官,革命几十年,却仍然住着三室一厅的简朴房子,家里摆设连普通市民都不如。这个时候不弄点钱,我俩老了之后心里怎么踏实?”李芝还从理论的高度为自己辩护:“我收这点钱算什么?看看周围的处级小官们,哪一个不是百万富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独善其身有什么价值?”

  此后,李芝的“枕边风”仍照吹不误,而且越吹越猛,“吹术”也越来越娴熟。吴振汉为了照顾妻子的“情绪”,开始在审判中运用职权打“擦边球”。在他看来,只要大的原则上把握住,自己肩上的天平倾斜一点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胃口大开 母子联合搞亲情“围剿”

  “爸,受朋友之托,有个案子恳求你网开一面。”一天,吴剑雄推开吴振汉的书房,第一次向父亲“推销”人情案,令吴振汉不禁一愣。吴剑雄是吴振汉非常疼爱的养子。

  初尝甜头的李芝胃口越来越大,为了榨取丈夫身上更多的“剩余价值”,她决定和养子结成利益联盟,用爱情和亲情对大法官进行“围剿”。吴振汉可以与妻子翻脸,但却无法拒绝爱子的哀求。于是,大把的钞票源源不断地流进李芝母子的口袋。

  1999年5月至2000年6月,湖南高院先后审理了5宗中信实业银行长沙分行起诉深圳金北圣公司的国债买卖纠纷案,查封了该公司的“深圳大世界商业城”,进行清产拍卖。由于此案标的额达4亿多元,拍卖代理人至少可以得到4%的佣金,即1600万元,“拍卖代理权”就成了一块肥肉。湖南高院前任院长的儿子詹小勇、刑一庭原助理审判员李小平捷足先登,目标直取吴振汉。李小平将吴剑雄拉了进去,两人约定佣金平分。吴振汉经不住老婆和孩子的夹攻,把“深圳大世界商业城”的第三层、第五层的拍卖代理权外包给了李小平,将其他楼层的拍卖权外包给了詹小勇。

  ●豁然“开窍” 亲抓基建收受巨额回扣

  在为妻儿牟利的同时,吴振汉的思想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眼看到妻儿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张开口袋“吞钱”,吴振汉的眼发红、心发痒。2002年湖南高院筹建新办公楼,费用高达2亿多元。吴振汉亲自抓基建,从中收受巨额回扣。

  见院长丈夫终于“开窍”,李芝称赞老公:“这才叫与时俱进嘛!”吴振汉摇摇头:“我不知道现在是清醒还是糊涂,但我知道自己从此内心不安。”2003年12月初,中纪委派出由9人组成的调查组秘密进入湖南,联合湖南省纪委、省人民检察院开始彻查“深圳大世界商业城”执行案。中纪委从外围入手先调查几个“小萝卜头”,然后直取核心人物。2004年6月7日,吴振汉被省纪委“双规”。

  鉴于吴振汉在湖南根深蒂固,有关部门将其转移到南京异地关押,吴振汉在“双规”期间曾畏罪自杀,但都未遂。

  李芝在高墙铁窗内每天痛哭流涕,她在交代材料和审讯笔录中写道:“是我害了自己,也害了这个家。我从贤内助到贪内助,都是私欲膨胀和心魔作怪。我的丈夫原本是一个品行正直的好干部,如果不是我吹枕边风,他一定会功德圆满隐退。烧一辈子香临老吃碗狗肉,我愧对党的培养、愧对亲人、愧对作为一个妻子应有的妇德。”

  北京市第二中院11月9日依法对湖南省高级法院原院长吴振汉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吴振汉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法院经审理查明,1998年至2003年间,吴振汉直接或通过其子吴某、其妻李某收受他人贿赂607万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