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8日,位于南昌北郊的南昌市中级法院固定刑场上的一声枪响,结束了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罪恶的一生。这是共和国继建国之初惩处刘青山、张子善的枪声之后,高级领导干部因严重经济犯罪被处极刑的第一枪。

  1994年上半年至1999年8月,胡长清担任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副局长、江西省政府省长助理和副省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87次收受、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544.25万元;胡长清还有161.77万元人民币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同时还查明胡长清的行贿行为亦构成犯罪。

  2000年2月15日,南昌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胡长清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追缴非法所得161.77万元。胡长清不服提出上诉。江西省高级法院审理于2000年3月1日裁定驳回胡长清的上诉,维持原判。

  2000年3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核准胡长清死刑,同时下达了执行胡长清死刑的命令。

  胡长清的履历表显示了他的“一帆风顺”:1968年3月参军,第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9年转业。1987年调到北京,先后在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国家税务总局和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工作。1995年8月,任江西省省长助理,1998年1月,当选为江西省副省长、江西省第九届人大代表。1999年8月案发。

  这“一帆风顺”的动力是什么呢?1969年,胡长清抱着个人升官发财的目的入了党。入党后,这种错误的动机没有抛弃,又没有很好地进行思想改造。在任江西省省长助理前,尽管客观环境还没有个人欲望恶性膨胀的条件,但他也采取各种办法搞钱、捞名。他参与倒卖钢材、柏油,用权力影响为自己出版推销台历、挂历,利用关系为银行揽储得回扣,参与企业入股分红等,捞取钱财不遗余力;他通过关系,在北京大学行政管理学院办了一套函授本科学历和法学学士学位证书,把这些假材料装入个人档案,藉此,他被几所大学聘为教授,满足了要“名”的欲望。尤其是当了江西省副省长以后,其个人私欲更是恶性膨胀,党性观念荡然无存。正如他在悔过书中所说:“党的观念淡化,入党誓言几乎忘得精光。”

  在功成名就后,胡长清倾心于“傍大款”,热衷于疯狂“捞钱”,恣意于猎取美色,贪图享受,追求奢华,在个人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的邪路上越走越远。

  胡长清在案发后谈到自己堕落的原因时说:“看到人家下海了,手头有钱花,接触了一些有钱人和做生意的老板,看人家生活得很自在,出入高档酒店,坐豪华汽车,喝洋酒,穿名牌,还带着小姐,心里有几分羡慕,可想自己从政,身份不允许,条件也不具备,思想上先忍着。”

  因为有这样的观念,胡长清便耍尽各种手段攫取权力。而一旦有了权力,他便肆无忌惮地索贿受贿。

  胡长清是采取什么方式收受贿赂的呢?一种是借口办事,直接要别人送。他收受南昌私营企业老板周某的贿赂,有40万元是他给周某打电话,称自己办事需要花钱,让周某派人送到北京的。再一种是向别人暗示权钱交易,“现在我花你们几个钱,今后等我当了大官,只要写个字条,打个电话,你们就会几百万、几千万地赚”。经他这样一番吹嘘、暗示,一些个体户老板心领神会,便以钱色相奉送,为今后更好地利用胡长清手中的权赚取更多的钱铺路。

  胡长清堕落的轨迹再次警示人们:由于长期和平建设环境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不思进取、贪图享乐、骄奢淫逸的思想,容易在一些人身上滋长起来,这是很多腐败现象发生的重要原因。 1999年8月,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职务犯罪案案发。2000年3月8日,胡长清被执行死刑。这是共和国继建国之初惩处刘青山、张子善的枪声之后,高级领导干部因严重经济犯罪被处极刑的第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