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克杰受贿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高级领导干部中数额最大的受贿案件。法院对成克杰案件的审判,充分体现了“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宪法原则,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坚决依法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力度。

  2000年7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克杰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死刑。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成克杰死刑。9月14日,成克杰被执行死刑。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高级领导干部中数额最大的受贿案件,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职务最高的领导干部因受贿犯罪被处以极刑。

  案发“倒糖”事件

  1999年1月,中央纪委在广西查办案件时,一涉案对象揭发:成克杰在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期间,曾两次指令他压价从贵港糖厂要7000吨糖给一名叫李平的港商进行倒卖,以赚取高额差价。

  办案人员敏锐地感觉到,这两起“倒糖”事件背后可能隐藏着重大问题。在中央纪委领导同志的明确指示下,调查人员经过努力工作,不仅查清了李平通过成克杰指令压价倒卖白糖的问题,而且初步了解到:几年来,成克杰伙同李平通过帮他人要项目、批贷款,发了横财。调查还发现,成克杰伙同李平敛财的主要勾结对象是广西银兴公司总经理周坤。

  一步一步跌入犯罪的深渊

  让我们看看成克杰、李平和周坤的第一笔肮脏交易。

  1994年3月10日,为了“名正言顺”地赚钱,成克杰利用职权,将广西银兴房屋开发公司由原隶属广西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改为直接隶属自治区政府办公厅领导和管理。

  1994年初的一天,周坤对李平说,谁能拿到西园饭店门口的一块地谁就能赚大钱,并许诺他要是拿到这块地后可以给李平800万至1000万元的好处费。李平把此事告诉了成克杰,成克杰听了后同意把这块地给周坤的公司。

  此后不久,周坤又找到李平说:西园的地价太高,如果把地价压到每亩70万以下,还可以增加好处费。私欲膨胀使成克杰丧失了理智。当李平把周坤的要求转告成克杰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随后,成克杰指示南宁市政府将该工程85亩用地的出让价格,从评估价每亩96万余元压到55万元。后来,成克杰又应周坤的要求,要求建设银行广西分行为银兴公司贷款7000万元。由此,成克杰和李平的“好处费”增加到2000万元。

  通过批项目、压地价和解决贷款,2000多万元的巨额资金轻而易举地落入了成克杰和李平的囊中。

  1996年上半年至1997年底,成克杰又帮助银兴公司承接广西民族宫工程及解决建设资金,成、李获得银兴公司支付的贿赂款人民币900万元、港币804万元。

  此后,成克杰一发不可收,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采取这种“二人转”的方式,成克杰通过批项目、要贷款、提职级等多种方式,伙同李平或单独非法收受贿赂款物合计人民币4109万余元。

  2000年4月2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成克杰案件依法立案侦查,并决定将其逮捕。6月26日,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成克杰以受贿罪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公诉。7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作出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成克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审宣判后,成克杰不服,提出上诉。北京市高级法院经审理,8月22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成克杰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