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网站今日通报,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2008年汶川地震时,时任绵阳市委书记的谭力在到机场迎接领导人过程中,面带笑容,引发网友质疑。

  2014年7月8日消息,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谭力1955年10月生,汉族,重庆市人,大学学历,教授,1972年2月参加工作,曾任成都市市长助理,成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绵阳市委书记。

  据海南省政府网站消息,谭力负责省政府常务工作,综合协调宏观经济、重点项目、招商引资、开发区规划与建设、能源等方面工作。他在四川绵阳市委书记任上,在抗震救灾期间因其笑容而引发争议。

  图为2006年3月29日,长虹捷克开建百万平板电视生产基地开工典礼(左一:四川长虹董事长赵勇,左二:四川省绵阳市市委书记谭力,中:四川省省委书记张学忠,右二:四川省省长张中伟,右一:四川省绵阳市市长唐利民)。

  图为时任四川省绵阳市市委书记谭力。

  图为2011年1月29日,海南省省委常委、宣传队部长、副省长谭力(右) 代表海南省送贺礼。

  图为2011年8月1日,海南海口,海南省副省长、宣传部长谭力。

  2011年12月19日,海南省离岛免税购物政策实施协调领导小组在海南海口举行新闻通报会,宣布海南离岛免税政策试点将全面实施。图为中共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副省长谭力。

  图为2012年4月23日,海南陵水,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基础设施今天在破土开工。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副省长谭力等省领导出席开工仪式。

  图为2012年10月24日,谭力参加海南离岛免税政策调整新闻发布会。

  男,1955年10月生,汉族,重庆市人,大学学历,教授,1972年2月参加工作,198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2.02 — 1973.08  四川省长宁县桃坪公社兴龙一队知青

  1975.07 — 1979.09  四川省长宁县桃坪公社大桥小学、县文教局、县委宣传部工作

  1979.09 — 1983.07  重庆师范学院政史系政史专业学习

  1985.06 — 1995.09  四川省委第二党校行政管理学教研室教师、副主任、主任

  (其间: 1993.04 — 1995.09在郫县县委挂职锻炼任副书记)

  1996.07 — 1997.08  四川省郫县县委书记,代县长、县长

  1997.08 — 1997.10  四川省成都市市长助理,郫县县委书记、县长

  1997.10 — 1998.05  四川省成都市市长助理,郫县县委书记

  2010.01 — 2011.02  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省长

  2011.02 — 2012.05  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省长,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工委书记

  2012.05 —     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工委书记

  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代表

  “5·12”大地震发生后的第四天,胡锦涛主席抵达绵阳机场,在温家宝到机场迎接胡锦涛的照片中,绵阳市委书记谭力走在后排,面带笑容。围绕这个笑容,网络世界一片非议。对此,谭力回应说,总书记和总理来了,我心里当然是高兴的。

南方新闻网6月12日报道 关于绵阳市委书记谭力的争议,来自新华社记者的一张照片。“5·12”大地震发生后的第四天,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抵达绵阳机场,在新华社记者拍摄的温家宝到机场迎接胡锦涛的照片中,谭力走在后排,面带笑容。围绕这个笑容,网络世界一片非议。

  南方周末:您是否知道网民在非议您?您委屈么?您对此有何回应?

  谭力:我觉得多数人是不明真相的。你说我笑了,你要看我是在什么场合下,总书记和总理来了,我去迎接他们啊,当然心里是高兴的。

  谭力:我的笑和哭

  ■ 编者按:官员是大地震中备受关注的群体。中国的体制决定了它在非常状态下,具备全方位的动员能力。在这次举国参与的救灾中,掌握和分配庞大资源的各级官员群体,发 挥着救灾主体的作用,也赢得了海内外舆论的赞誉。在突发灾难面前,他们如何应急决策,指挥系统如何实现高效运转,都是令公众关注的话题。

  在日常生活中,官员群体被公众以各色复杂的眼光注视。而大灾大难中,这一群体的性格却以一种极致的方式得以呈现。有人痛哭流涕,有人紧张迷茫,有人备受赞 扬,有人饱受争议。他们中许多人兼具灾民和官员的两种身份,在人伦亲情和岗位职责的冲撞中煎熬,有着诸多不为人知的苦楚与挣扎。

  在这期报纸中,我们采访了阿坝州委书记侍俊、州副秘书长杜骁,请他们讲述地震救灾应急指挥的全过程;我们也采访了绵阳市委书记谭力、广元市委书记罗强和市 长马华和其他有特点的官员,通过他们的话语,向读者呈现这一个群体的哭与笑,他们的性情和境遇,他们的担当与承受。

  6月3日下午,南方周末记者赶到中共绵阳市委办公楼——现在的绵阳市抗震救灾指挥部,在中共绵阳市委书记谭力的临时办公室,专访了这位灾难中饱受非议的指挥长。

  谭力在地震后一直住在位于地面一层的临时办公室里。卫生间中摆着一堆矿泉水,一张沙发。那个沙发就是他地震之后的床。

  深夜,因为悲痛和压力睡不着的时候,他就吼,哭,发泄情绪,缓解他有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压力。

  南方周末:您是否知道网民在非议您?您委屈么?您对此有何回应?

  我觉得多数人是不明真相的。你说我笑了,你要看我是在什么场合下,总书记和总理来了,我去迎接他们啊,当然心里是高兴的。

  面对这种议论,我必须承受。如果不能承受这种压力,可能就会影响到救灾工作的开展。我是市委书记,也算是政治人物,承受非议和谣言,也是政治人物的特点。

  南方周末:地震以来,您如何评价抗震救灾中的干部队伍?救援人员说,北川政法委书记被埋后对救援人员喊,“快救我,我是张书记”。很多网民嘲笑这句话,认为这是“史上最牛官腔”。对这一现象,您如何评价?

  谭力:我认为,我们的各级干部在抗震救灾中的表现都是出色的。有极个别临阵退缩指挥不力的,已经被组织部门免职。我们北川县的县长经大忠,家里死了5个人,还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坚持在第一线,奋力救灾。北川县委组织部部长、北川中学的校长,等等,他们的英雄事迹,是感天动地的。

  至于你所说的“史上最牛官腔”,我还是看到你的采访提纲时,才知道的。我问了其他同志,那个北川县政法委书记,被埋75小时后,只在医院待了一天,就投入到抗震救灾第一线。我认为,这是个好同志。

  南方周末:地震以来,您的衣食住行都是怎么安排的?

  谭力:前三天没睡。我们的干部一个个也都不睡,蔫嗒嗒的,说什么都反应不过来。我命令他们必须睡觉,否则,怎么行?

  我最近睡的时间也很少。我尽量把睡觉的时间安排在车子上。晚上就回到这里,睡那个沙发上(他用手指着他旁边的那个门)。衣食住行这几天好些了,开会、吃饭都在这里。

  南方周末:地震中,您既是一个父亲,一个普通人,还是一个市委书记,第一个角色可能会让你悲伤,第二个角色要求你镇定,这些日子以来,您是如何平衡这两种角色的?

  谭力:那天我去北川中学,8点来钟,看到大家在掩埋尸体,地上一片片的,我心里悲伤不已。我也是个父亲,看到躺在地上的孩子们,做父亲的悲痛我们都是相通的。

  但是,我是绵阳市抗震救灾指挥部指挥长,几百万人的指挥长,光悲痛不行。我必须压抑住自己的感情,我必须按照我的角色要求,冷静指挥,我必须表现出一个领导的坚强,沉稳。我一见到下面的指挥长跟我哭,我有时候会批评他们,我让他们别哭,灾难面前我们需要的是坚强和冷静。

  南方周末:您哭过么?